啤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啤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合作社品牌亟须营销扶持长梗杧果

发布时间:2020-10-18 16:21:31 阅读: 来源:啤酒厂家

合作社品牌亟须营销扶持

现在,不少合作社通过提供服务、规范管理、培育品牌,实现优质优价,发展越来越快,但也遇到一些问题,尤其对创新需求越来越大。本期介绍的两个合作社品牌,就遇到一些困难,咱们能不能集思广益,帮他们一把?——编者

“瑞民”牌苹果——北京昌平真顺红苹果专业合作社“苹果红了”要摆出来本报记者 孙鲁威 崔丽 李锐 姚媛

北京昌平真顺红苹果专业合作社是个老先进。理事长张增瑞也是个老先进。他独创的苹果大树改造技术实现了苹果稳产,并且“苹果红了”。又大又红是真顺的特点,年年畅销。可是2015年苹果价格大跌,红了的苹果卖不动了。春节刚上班,我们来到军都山滑雪场脚下崔村镇的真顺合作社,看到10斤12个果的“瑞民”品牌包装箱已经摞得很高。社长张增瑞说,3月一定要把余下的20万斤都卖掉。

靠技术改造,果园承包到户

真顺村是个经济大村,可是千亩苹果林30多年却一直不赚钱。上个世纪末,镇政府要求把半山坡的林地都承包到户。当时谁也不要,分不下去。包村的镇干部张增瑞2001年跟着昌平区政府组织的赴日参观学习团到日本青森县学了10多天,明白了种好苹果树是有套路的。我们追求枝杈多,造成通风透光不良,苹果也不套袋,地上也不铺膜,根本结不出好果子。还有土壤问题,人家的有机质含量是3%,我们只有0.3%。

张增瑞从树形改造下手。在区政府的支持下,当年就把200多亩苹果园改造完成,不仅一棵树没死,利用全光照修剪和铺反光膜技术,苹果头一回个个全红!苹果红了,市场供不应求,果树承包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2002年,果树都承包到户后,张增瑞又开始实施标准化管理。他组织编写了一套由9个小册子和1个正本组成的标准化教材,系统解释了标准化种植和管理。从开春的梳果、定果到随后的铺膜、施肥以及秋后的套袋、晒果以及采摘等等,全部实施的标准化程序和管理。标准化种植以后,承包果树的农户开始年年赚钱。2003年,全国果树标准化会议的领导专家以及来自全国苹果产区的代表,前来参观学习,张瑞增受邀到处讲课。

“从最开始套袋只有30%,到现在的100%,我只要通过发了多少袋就知道今年有多少果了。”张增瑞说。通过改造树形等一系列的措施,真顺村的苹果效益逐年递增,从第一年的100万元上升到4年后的700万元。2007年9月,北京昌平真顺红苹果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102户农户入社。如今,入社成员已经达到361户,除了真顺村,还覆盖周边的八家、真顺、麻峪、香堂等自然村,种植面积达3350亩。

靠产业升级,苹果年年畅销

“一户人家只要有十亩果园,一年就能净赚十五六万。俺们赚了十多年好钱呀。”在合作社的组织下,苹果种植管理技术不断升级。为了掌握有机苹果生产管理知识,合作社邀请中国农业科学院的沈红清教授进行指导培训,实施以虫治虫。按照有机产品认证要求,合作社从土壤抓起。土壤消毒,保证有害残留物不超标;施用有机肥,全面提高土壤有机质含量。现在,合作社土壤的有机质含量至少都在2%以上。根据土壤有机质含量,确定实果数量。每亩果园苹果产量控制在5000斤左右,保证每个苹果都能有高品质。真顺果园先后通过了有机产品认证、出口水果基地加工厂检验检疫备案。

消费者喜欢大苹果、红苹果,通过管理是可以做到的。合作社不仅统一为果农购销生产资料,组织果农进行统一的生产管理,每年还邀请国内外苹果专家到村里进行技术讲座。现场交流操作技术,尤其是向管理要效益,逐步成为合作社的工作抓手。比如,苹果产量需要稳定,就必须消除“大小年”现象。经过多年实践摸索,合作社已经能够控制整体产量,使每年产出的果品产量稳定,优果率由原来的30%提高到60%以上。如今,承包果树的农户已成为崔村镇的富裕户。合作社的苹果在全国评比中多次获得“优质富士苹果金奖”,4次摘得“优质富士苹果果王奖”,成为北京出口苹果第一单,销往泰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

“苹果甜不甜,我们一眼就能瞅出来。”拿起一个苹果,张增瑞介绍说,“咱的苹果每年都要10月20日霜降以后才摘,那时昼夜温差大,糖度转化容易。皮薄无渣,吃起来清、脆、甜。”好吃是硬道理,真顺的红苹果就成了抢手货。

靠不断创新,打开稳定销路

产量稳定了,质量也稳定了,还差什么?销路稳定。长期以来,真顺的红苹果靠的是团购的大量订货。如今,老渠道断了,加上整个市场低迷和果品产量增加,2015年,合作社首次遇到了销路问题。前几年,8元一斤还供不应求,没到元旦苹果就卖没了;而现在,团购几乎没有了,只能销往超市和个人。进超市只能卖到2块多钱一斤,而苹果的成本不低于3元钱。

老先进遇到新问题。张增瑞说,“现在的问题是创新,我们合作社要创新销售模式,开辟新的销售渠道。但是,我们也希望,政府也要转变扶持模式。我们合作社的成长发展,全靠政府引导扶持。政府给了我们30多万元,我们自己配套,建了一个40万吨库容的冷库。现在的问题是,冷库不敢开,一开那电费承受不了。加上电费,苹果就更不好卖了。所以,我们现在希望的是,政府在苹果销售旺季,就是11月到来年3月,给我们开一个销售窗口。现在农村的集市都没有了。把苹果摆出来,总得有个窗口。能不能在北京市区里面给我们一个门脸?让我们在3月份前,把所有的苹果销掉?”

“合作社的鲜活农产品,政府能否给租一个门脸。无论在三环四环,只要我们的东西有地儿卖。”对于张增瑞的呼吁,我们觉得也不难实现呀。

“孙各庄”牌核桃——天津蓟县黄花山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核桃熟了”要赶快销本报记者孙鲁威 金慧英 姚媛 崔丽

蓟州之北,盘山之东,清东陵之南,叠嶂着八仙山、九龙山、黄花山、将军岭。这里,地灵人杰果美。尤其干果,因环境而独特,因开发而金贵。“孙各庄核桃”更是佼佼者,它在自然景观中形成了一处人文景观:孙各庄满族乡万亩核桃川。沿沙河两岸,全长15华里,涉及7个村,有36万余株核桃树。核桃川的经营者是“天津蓟县黄花山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元宵节前,我们来到了孙各庄,看到了核桃的规模之美,也感受到了合作社的销路之急。

要留住“孙各庄乡”这份遗产

孙各庄满族乡副乡长王志永介绍说,蓟县是全国六大核桃原产地之一。这里人均耕地不足1亩,地下全是鹅卵石,不适宜种粮,但矿物质丰富,渗透性好,适合种植干果。如今,农民收入一半来自果树。而发展核桃,也是传承一种文化。清朝时,这里是皇帝谒陵必经之路,进贡的孙各庄核桃“油大而不腻”,被乾隆皇帝指定为御用核桃,并题字“却笑苦求万年药,不及乐此品胡桃”。如今依托自然环境优势,通过经济和文化开发,政府希望为百姓留住孙各庄乡这份遗产。

核桃的发展是本世纪开始的。当时,全乡核桃零散分布在25个山头,25.6平方公里,品种退化。在县政府组织下,引进品种,培训果农。先后投资千万余元,实施了万亩核桃川工程。乡政府的主要技术依托力量是乡成人文化技术学校。38岁的校长郭亮说,“当时,我的任务是利用成人学校这个平台进行整合,形成技术和管理模式,让农民通过核桃种植致富。一开始,新品种的树苗免费给农户,他们不认,都给扔了。”

到2008年,郭亮以学校为依托,组织了363户核桃种植户,成立了蓟县第一家核桃种植合作社——天津市黄花山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合作社采用分散经营的模式,对于入社的会员,统一提供种苗、技术服务和经营管理指导,核桃统一包装销售。如今,合作社有3800亩核桃,产量稳定增长,目前年产300万斤左右。去年,社员人均收入12800元,比上一年增加1000元左右。

合作社聚精会神打品牌

2006年8月,郭亮来到成人学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全乡13个行政村考察,对果园面积、栽培品种、管理水平、产量效益等进行了调查分析。同时,郭亮又到天津市区、北京、唐山等地的果品销售市场进行了调研,开始了果树提质工程。当地的老品种,平均一亩地种3棵树。孙各庄乡最终选定了‘辽河系’等3大品系,抗病抗冻,含油量高达75%。如今,新品种平均亩栽40株。通过标准化管理,控制产量,平均每亩收400-500斤干核桃。

在万亩核桃川,我们看到,新、老核桃树一同生长,400年的、100年的和几年的新树形成一道景观。郭亮说,“这里每棵树我都认识。老树依旧受欢迎,许多买家整树预订。标准化的管理,使核桃品质提升,身价也翻番。2006年七八元一斤,2008年达到十三四元一斤,2010年市场好,卖到30元一斤。”“孙各庄牌”商标,2006年就注册了。合作社规范管理后,先后取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欧盟有机认证。

郭亮说,现在核桃的面积饱和了。2015年销售价格大跌,回到了2008年的水平。合作社的任务更重了,只有提高质量,才能站稳脚跟。要加大技术投入,更新的树全是有机栽培。而乡文化技术学校只有3名老师和几名农民大户志愿者,压力相当大。

更大的压力在于开拓市场

“合作社要壮大更,就要靠做市场、搞宣传、做品牌;合作社要发展,就要通过合力形成信誉,争取比普通产品卖出更好的价格。如果没有更好的利润,合作社一分钱的来源都没有,难以发展壮大,提供更有力的服务。”谈到合作社将来的发展,郭亮说,他希望拉长产业链。

我们随着郭亮来到合作社兴办的“天津核胜食品有限公司”,看到这里有几台小设备,是用来搞核桃油试验的。而要被送进机器里绞碎榨油的核桃,个个光鲜均匀,果仁饱满,令人感到可惜:“这么好的核桃,为什么要榨油?现在油品的饱和程度不比核桃低呀?”

一问才知道,看上去坚硬的核桃其实也是“鲜活农产品”。10月采摘,5月之前卖不掉就坏了,必须快销。郭亮也有一辆农业部扶持的鲜活农产品运输车,但是上高速,核桃不享受“鲜活农产品”免费优惠,这笔费用对于郭亮不是小数目。可是核桃油保质期也就18个月,并不能彻底解决销路问题。另外,郭亮考察后发现,核桃加工企业基本都是小作坊,没有专用设备,四斤核桃才出一斤油。

离开郭亮我们一直在想,“孙各庄核桃”,应该榨油卖吗?如果给个绿色通道的优惠政策,是否可以生产、消费双得益?

责任编辑:王伟

长沙市治皮肤病的医院

上海哪里失眠治最好

治荨麻疹医院地址

武汉治疗耳鼻喉医院科室简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