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啤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如何防控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8:11 阅读: 来源:啤酒厂家

中国人民银行6月1日发布《2010年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后,关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内容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引发关注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和机构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承担政府投资项目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更通俗地解释则是指一种由地方政府设立的融资工具,它以土地等国有资源和资产作为抵押,以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方式,达到向银行借贷实现融资的目的。

有媒体报道,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经媒体匡算,截止去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不仅超过了1万家,贷款更是超过了14万亿元。

随后,央行有关负责人3日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分析人员根据文中提到“平台贷款在人民币各项贷款中占比不超过30%”,就简单以去年底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47万亿元乘以30%,推算出平台贷款总量在14万亿元左右,这种算法会有明显夸大。

这位负责人说,各省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占当地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有高有低,截至2010年末,最高的比例也未超过30%。而且,各地区人民币贷款汇总数据并不包括全国性商业银行总行直接发放的贷款,较全国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数要小一些。若简单以2010年末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数乘以30%来推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总额,这种方法可能会导致较大偏差。

这位负责人指出,从近期了解的情况看,目前我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清理规范工作全面推进,平台贷款增速稳步回落,风险总体是可控的。

地方融资平台靠什么偿还贷款?

尽管央行负责人表示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但许多网友依然担心,地方融资平台靠什么偿还贷款?

新华社在6月2日题为《警惕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违约叠加风险》的述评中提醒,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违约风险有可能在今后两年被叠加和放大。报道称,由于地方政府建设性债务暴涨出现在2008年下半年后,因此,以3到5年的平台平均还款期计算,融资平台真正的还债高峰将出现在2012年至2013年左右,加之届时地方政府换届等因素影响,在未来两年,一些“本届借钱下任还、借了新钱还旧钱”的平台风险或有所加剧。

“由于当前相当数量的平台贷款是以抵押质押为主,而土地抵押又占有相当比例,很多还款主要依靠土地出让收入,在今后一段时间楼市低迷的情况下,如果土地出让收益出现缩水,这些信贷资产的质量和平台的债务还付能力都有可能大打折扣。”新华社特别强调。

日前有报道称,中央将通过成立一家新的公司的方式,帮助地方政府偿还债务。虽然有关方面迅速“辟谣”,但也没有否定这是正在考虑的一种方案。由中央帮助地方政府化解债务风险,当然是一种可以考虑的手段。问题是,地方政府闯下的“祸”,最终让纳税人、投资者等来买单,显然不符合公平原则,也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更重要的,一旦真的采取了这样的方式,会使地方政府闯“祸”的热情更高,负债的动力更强。那么,这些债务何时才能偿清呢?

眼下,各大银行也正在为前两年过度向地方融资平台放贷所困扰,一方面,普遍出现了资本充足率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则面临不良贷款率快速上升的风险。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资本充足率的不足和贷款风险的增大,还严重影响了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使实体经济普遍出现了资金紧张的矛盾。

那么,如何才能有效化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呢?目前能够选择的也是比较可行的办法,也许就是尽快推出市政债了。因为,只有以地方政府发债的方式,才有可能化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也可以使地方政府正在建设的工程不至于成为“半垃子工程”。但是,需要提醒有关方面的是,即使出台市政债政策,也必须严令地方政府至少拿出债券资金的一半以上用于偿还现有债务。同时,要求地方政府建立偿债基金,且基金总量不能低于所有债务的20%,以防止可能出现的融资平台资金链断裂风险。

很多人都在担心地方政府债务会变成一次银行的危机,而要使这样的担心不变成现实,就必须认真研究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的办法和措施,而这个办法和措施,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把责任落实到地方政府的头上,而不是中央和纳税人、投资者,甚至股民。

债务风险化解的三个路径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确实存在。这一点,各方都不怀疑。

风险有多大?央行的说法是总量在10万亿以上但不超过14万亿。究竟有多少存在风险,目前还不得而知,普遍的说法是2至3万亿。

既然风险存在,那么化解的办法有哪些呢?

首先要控制增量。

今年4月银监会下发了《中国银监会关于切实做好2011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34号文”)。业界将其视为“重启”并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信号。

文中明确,健全“名单制”管理系统,在总行及分支机构层面分别建立平台类客户和整改为一般公司类客户的“名单制”信息管理系统;另一方面,更加严格了信贷的准入条件。对于去年6月30日已经签订合同但目前没有完成全部放款过程的平台贷款,除了要满足国家各产业政策外,必须要满足平台公司财务状况健全、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80%等条件,才能继续放款。

34号文在增量控制上下足了功夫。

其次要完善现有监管模式。

如何顶住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这一波的风险,各地都急需对策。央行也对此进行了探讨,并特别列举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运作与监管三种样本模式——“上海模式”、“昆明模式”、“重庆模式”。

上海是最早成立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的省(市)之一,在早期的发展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上海的基建规划和投融资方向采取“三统一”的管理模式,即由发改委、财政局、银行三方共同协商制定,上海推进筹资多元化的同时,合理控制负债水平,根据行业性质制定差异化投融资机制,不断提高融资管理的效率,强化对投融资风险的系统性控制。

昆明率先开创政府债务信息披露机制、推动债务清理并制定偿还计划,形成统一的债务保全方案,实现了各市级投融资平台公司项目产生的现金流能够全部覆盖其自身贷款本息。

“重庆模式”中以渝富公司为投资主体,通过八大建设性投资集团投向具体项目,形成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多元化投资格局,以盘活存量资金,吸引增量资金。

专家称,很多地方融资平台的操作确实需要规范。整个操作模式还是需要进一步优化,重庆模式需要完善,而昆明和上海模式中也有很多值得借鉴,比方说上海模式对风控的强化,以及昆明模式中对信息披露的重视。

如此说来,将这三个模式的积极因素有效嫁接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第三就是要创新。比如引入市政债。

长远来看,地方融资的困局系统性解决依然绕不开,在多种模式之中,市政债的思路最为普遍。

专家称,市政债是项目导向型的,它是一个项目归一个项目,还债模式则是通过财政来还本付息,由于它是面向公共产品的服务,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因此,它不是竭泽而渔的方式,而是一种涵养水源的模式。

不过市政债的推广需要先修改《预算法》和《担保法》,同时完善市场交易的基础设施也十分必要,市政债需要一个公平、透明的交易平台。

央行行长周小川也认可市政债。他在今年4月份曾提出,市政债和财产税搭配,可以有效地解决城镇化建设的成本约束问题,也可以防范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风险。目前,我国已经非常临近这种做法,中央财政已经代替地方政府发债,而且关于市政债的讨论正在进行之中。如果市政债和财产税真的能成行,可以解决未来地方融资平台风险问题。

“要认真研究论证地方政府发行市政债券的筹资方式,改变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银行贷款为主的融资格局。”央行最近在《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中提出了市政债的设想。若能尽快实行,则将最大限度地降低地方政府融资风险。(综合人民日报、新华社、证券日报等)

山东职业装订做

宝鸡制作工作服

平凉工服定做

增城制作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