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啤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高管纷纷离职同洲电子转型屡败屡战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9:08 阅读: 来源:啤酒厂家

同洲电子在2014年底启动了裁员计划,2015年上半年管理费用同比下降了45%,营业费用同比下降了37%。 痛定思痛后的同洲电子将新的赌注放在DVB+OTT业务上,作为向电视互联网战略转型的主线,2015年底成功定增的6亿元到账后,也缓解了资金紧张的局面。

转型所迫

资料显示,袁明直接及通过资管计划合计持有同洲电子股份1.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88%。其已用于质押融资的股份约为1.22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6.53%。

据公司透露,袁明所质押股份的融资警戒线和平仓线为8.5至9.5元。从停牌前每股10.03元来看,该质押股份已接近警戒线和平仓线。对此,同洲电子表示,袁明将采取积极措施: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降低融资风险,以保持公司股权的稳定性并在实施相关措施后尽快复牌。

上述离职的同洲电子高管向记者透露,公司这几年转型步子迈得太大,新业务投入没产出,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袁明几次抵押股份周转,拖欠工资、裁员也只能缓解一时。

从2009年开始,同洲就有意进军智能手机行业,但因缺乏核心技术,陷入窃取酷派商业机密的纷争中,尽管最后因政府介入以和解告终,但同洲失去了最佳时机;2011年,智能手机品牌占据市场主流时,同洲手机投入数亿元的智能手机尚未成型,与此同时,又遭遇主营业务机顶盒的日渐萎缩,急需转型寻求新的突破口。

2013年,同洲以组合拳的形式推出了飞看盒子、飞TV和梦寐以求的飞Phone,但销量却惨不忍睹,公司在2013年的营收和净利也大幅降低。不过公司并未放弃,2014年,又相继推出了主打安全的自主手机系统960OS和相应的硬件产品960手机,并将此前的飞Phone更名降价作为廉价机型出售。

然而,新计划仍然一败涂地,同洲电子只进行了小批量的生产和开发,手机业务并未盈利,在营销费用、财务费用大幅增加的同时,2014年同洲电子营收16亿元,锐减18%,净利润更是亏损高达4.2亿,整体毛利率由2013年的26.12%大幅下滑至2014年16.16%。公司也因此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同洲电子解释称,传统机顶盒业务收入下降,主要是公司为了向电视互联网业务转型、提高资金周转的效率,主动放弃了一些规模较小、毛利率低、回款条件较为一般的机顶盒订单。

在手机市场折戟后,公司管理层也意识到了错误,即使在业务转型的同时也要保持传统业务的稳定,同洲电子表示将继续积极争取传统机顶盒订单,加大海外传统业务的拓展力度,加快供货速度,持续增加传统产品销售收入。

与此同时,同洲电子放弃了此前全力进攻的手机市场。公司在给深交所的回复中称,未来不会对手机生产、制造等全供应链业务进行较多投入。

因此,同洲电子在2014年底启动了裁员计划,2015年上半年管理费用同比下降了45%,营业费用同比下降了37%。

高管纷纷离职

执着于转型却毫无战绩的困境让高管们对公司的发展也不甚乐观,记者统计离职公告发现,仅2015年,公司副总经理孙功宪、杨瑞良,董事兼副总经理易睿、副总经理兼董秘龚芸,证券事务代表梁冰冰、财务总监段春辉、董事兼总经理叶欣相继离职。

同洲电子自2006年上市至2014年共计有17名高管离职,其中多数为创业元老。

“很多有能力的高管都离职了,公司权力掌控在袁明一人手里,战略方向全由他决策,袁明又有些刚愎自用,用人不当。”一位袁明的离职下属告诉记者,从终端、系统到平台、应用,乃至运营,袁明组织大量团队研发投入,使得新业务投入大量成本,却没有产出像样的东西,而传统根基业务也逐渐流失,被一些人趁机将资产转公为私。

2014年2月,同洲的副董事长孙莉莉辞职,孙此前在同洲身兼数职,2012年起陆续卸去了董秘、副总经理等职务。就在去职的同时,她和袁明却共同创建了“中汇影视”并出任法人。此外,她先后套现了近9000万的同洲股票,还持股了另外4家公司。

此外,在深交所问询函中还提道,2014年2月,公司以1254万元的现金对价转让公司持有的深圳市龙视传媒有限公司45%的股权给自然人罗昉,后又以486万元收购龙视传媒的无形资产,以806万元收购龙视传媒的电子设备和4台车辆。

上述袁明离职下属称,这一卖一买的行为,实际上就是拿公司资产出售,又让同洲电子承担成本从私人手里回购,龙视传媒的利益就以0成本流向了个人手里。

上述离职的同洲电子高管告诉记者,如今同洲电子几乎就成了一个壳,作为资本运营和融资平台,新投资的很多业务剥离出了上市公司,但运营的成本却算在了上市公司内。

去年9月,同洲电子再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指出,你公司长短期借款、应付票据总额为10.1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1.5亿元。请结合贷款到期日及公司资金情况说明目前公司是否存在贷款到期无法偿还的风险。

而袁明个人的减持动作,也似乎暗含着有边战边退的意向。2013年袁明个人持股21886万股,占比32%,经过几次减持,2015年底持股下降到18%,而同洲电子通过定增6300万股融资后,袁明的持股比例下降到16.88%。

新的赌注

在历经多个业务转型失败后,同洲电子将DVB+OTT业务作为向电视互联网战略转型的主线,2014年公司已在辽宁、甘肃、贵州、湖南地区完成了DVB+OTT的布局工作。

目前公司在以上几个地区以运营分成的模式与当地的广电运营商开展合作,在运营分成模式下,公司以发放的DVB+OTT机顶盒作为硬件载体,在后续提供电视互联网服务的过程中获得运营分成收入。

“OTT业务算是袁明最后的赌注,之前用同洲电子的钱先养了一段时间,还是很艰难,通过卖资产,把公司大楼、生产基地,还有与广电合作的运营公司,都陆续卖掉了,公司也没多少资产了。”上述离职的同洲电子高管说。

2015年12月,同洲电子又计划将南通分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北京金桥恒泰科技有限公司,但停牌十多天后,双方的合作条款没有达成一致,同洲终止了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同时,拟对外转让所持有的泰斗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以及湖北同洲信息港有限公司51%的股权。

另一方面,同洲电子也在凑热闹做些互联网金融和股权投资,2015年12月14日,同洲电子一次性发出公告,拟对环球合一网络技术公司投资,拟参与设立共青城红投原创基金管理公司、共青城猎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同洲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等。

为了支持新的转型业务,公司抛出定增计划,拟发行6300万股,袁明认购35%,融资全部用于“辽宁省DVB+OTT电视互联网业务投资项目”,项目拟投资总额为7.9亿元。

这一计划在2015年12月获得通过,最终定为以9.98元/股,袁明没有参与,而是向5名投资机构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6.08亿元,除置换出此前已投资沈阳项目的1.04亿元,剩余仍全部投向沈阳项目。

根据合作协议中的相关约定,公司在发放DVB+OTT机顶盒时,确认为发出商品或长期待摊费用,并不确认产品销售收入,因此,在2014年度DVB+OTT业务暂未盈利。同洲电子预计2015年现有业务营业收入与2014年大致持平,约为20亿元。而在募投项目展开后,2016年和2017年分别增长10%,而净利润有望增长至1.8亿元、2.47亿元。

据了解,同洲电子的主要客户是广电运营商,产品结构、技术储备、人员储备、业务渠道都偏重于广电运营商的经营模式,公司未来几年将大力推广DVB+OTT业务,并提供多屏互动业务和其他增值业务。

但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近两年互联网视频的快速发展,广电运营商的用户量也存在下降的趋势,如果广电运营商转型的节奏跟不上行业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导致公司DVB+OTT业务达不到预期效果。

机动车监测仪器

环保检测线

医疗检测系统方案

机动车检测方案

相关阅读